Gespräche mit einem mysteriösen Lehrer des tibetisch-tantrischem Yab Yum-Buddhismus – Herbst 2016 / 我和藏传佛教一位导师的对话

 

img-20160830-wa0121Am 29. August 2016 nahm ein mysteriöser Lehrer des tibetisch-tantrischem Yab Yum-Buddhismus Kontakt mit uns auf.

Er studierte zuvor sehr genau unsere Internetauftritte und Jasmins Fotos, um eine Veränderung ihrer Aura und ihrer Augen vor und nach dem Erreichen ihrer Erleuchtung zu überprüfen. Diese Veränderung war wohl anhand der online gestellten Fotos bereits deutlich zu ersehen, doch zweifelte er noch an ihrer Echtheit, denn eine Manipulation wäre ja vielleicht auch durch professionelle Bildbearbeitung möglich.
Deshalb wollte er sich nun selbst davon überzeugen, ob die Berichte über ihre Erleuchtung und die Veränderungen der Aura und der Augen, die er auf den Fotos wahrnahm, der Realität entsprächen.

 

Über den Zeitraum von 3 Monaten fanden nun sehr intensive Gespräche zwischen Wang Jin – Jasmin und diesem geheimnisvollem Lehrer statt, der sie nach eingehender Prüfung nicht nur als authentische Dakini, sondern auch als Inkarnation der Tara anerkannte.

Während dieser oft bis tief in die Nacht gehenden Gespräche, war er äußerst verwundert, wie überhaupt ein Mensch, noch geschweige denn sogar eine Frau, die Erleuchtung tatsächlich schaffen konnte, ohne ein jahrzehntelanges Studium der theoretischen Grundlagen und strengste asketische Yoga-Techniken überhaupt erlernt bzw. beherrscht zu haben.

Doch trotz ständiger erneuter intensivster Prüfungen, fand er das Ergebnis immer wieder als richtig und bestätigt:

Jasmin hatte nicht nur wahrhaftig ihre Erleuchtung erreicht und sie ist auch nicht nur eine authentische Dakini, sondern die Inkarnation der weißen Tara.

 

Da sie als daoistische Priesterin des Ursprungs-Dao, Tantrikerin und Schamanin jedoch über die gesamte buddhistische Theorie und das sehr tiefgründige wahre Wissen des tibetischen Buddhismus nur wenige Kenntnisse hatte, obgleich sie die von Ti Ka Mo Ni (der Buddha) die selbst geschriebenen Bücher studiert hatte, nahm dieser Lehrer es sich zur Aufgabe, Jasmin intensiv über die buddhistische Theorie zu schulen.

Er selbst gehört zur Gelbhut-Linie des tibetisch-tantrischen Yab Yum-Buddhismus, der als höchster Buddhismus innerhalb aller über 1.000 buddhistischer Lehrmeinungen überhaupt angesehen wird und als Bewahrer des wahren tiefen buddhistischen Wissens gilt. Dieses hat nur wenig mit dem gemein, was hier im Westen unter dem Buddhismus verstanden wird.

Dieser Lehrer wuchs selbst in Tibet auf und lernte von klein auf das umfangreiche Lehrsystem des tibetischen Buddhismus. Bereits als Jugendlicher war er ein weithin bekannter Yogi und begann den tibetischen Buddhismus in Rot-China und Hong Kong als verwirklichter Meister sehr stark zu fördern.

 

Sowohl tibetische buddhistische Männer, als auch Frauen, haben das tiefe wahre Wissen, insbesondere um den Ausstieg aus dem steten Kreislauf des Leidens und der Wiedergeburten (Samsara) und somit den Aufstieg zum höchsten Nirvana bzw. die Stufe der Arhatschaft (dem Eins-werden mit dem Da Dao, dem Ursprungs-Dao) heutzutage leider grundsätzlich verloren.
Insbesondere das tantrische Wissen, ging nicht etwa verloren, weil die Techniken oder Verfahren nicht bekannt wären, sondern weil die ECHTEN Erfahrungen als Erbe und die Praktizierungen in der heutigen Welt verschwunden sind.

 

img-20160830-wa0122Im tibetischen Buddhismus gibt es ein einzigartiges Konzept namens Terma.

Als Terma (tibetisch: gter ma – གཏེར་མ་) wird das Wissen oder sehr wichtige heilige Texte bezeichnet, die als „Schätze“ (Padmasambhava) verborgen bzw. verwahrt wurden, damit sie in späterer Zeit nach Jahrhunderten oder Jahrtausenden von späteren Inkarnationen von den Wissenden oder ihren befähigten Schülern wieder gefunden werden. Solche heiligen geheimen und äußerst wertvollen Texte wurden nicht nur in der Erde, sondern sogar im Herzen bzw. im Geiste einiger besonderer Menschen versteckt und können nur durch ihre eigenen späteren Inkarnationen wieder gefunden werden.

Es wurde vom Himmel stets vorbestimmt, daß es nur sehr sehr selten solche besonderen Menschen gibt, die über diese Fähigkeit verfügen. Auffällig für solche „Terma-Halter-Menschen“ ist es, daß sie plötzlich, scheinbar von allein automatisch über das vollständige Wissen und Praktiken verfügen, ohne daß sie diese selbst gelernt hatten.

Das gesamte tantrische Wissen und WIE es tatsächlich funktionierend eingesetzt werden kann, um die spirituelle Erleuchtung und den Aufstieg realistisch zu erreichen, ist ein solches Terma-Wissen und die kombinierte Erfahrung. Nur eine wirkliche Dakini (Himmelswanderin) bzw. die Tara selbst kann dieses Wissen wieder aus sich selbst heraus wissen, erfolgreich praktizieren und andere Menschen damit unterrichten, wenn sie einen entscheidenden Impuls, z.B. durch den Zustand der spirituellen Erleuchtung erlangt.

 

img-20160830-wa0120Der Inhalt dieser Gespräche zwischen Wang Lin – Jasmin und diesem mysteriösen Lehrer zeigt ein sehr tiefes internes Wissen auf, das von der Gelbhut-Linie des tibetisch-tantrischen Yab Yum-Buddhismus bewahrt wurde.
Dieses Wissen ist absolut nicht unbekannt. Doch leider verbleibt es nur noch in den Büchern. Es ist tot.
Das Wissen in den Büchern lebt nicht mehr. Dies gilt sowohl für das gesamte buddhistische, als auch für das gesamte daoistische Wissen. Dies mußte Wang Lin – Jasmin besonders auch bei heutigen Daoisten wiederholt selbst feststellen.

Entscheidend ist, daß die Menschen durch die praktische Anwendung des Wissens SELBST die Erfahrungen gemacht haben und dadurch selber ihre eigene Erleuchtung geschafft haben.

Solche Menschen sind in heutiger Zeit nicht mehr zu finden.
Das Wissen von den alten vergangenen Lehrern ist in unserer Zeit dadurch gestorben. Es ist tot und nur noch als unerreichbare Theorie, in leeren und toten Worten auf dem Papier verblieben.

Derjenige, der SELBST EIGENE Erfahrung nach diesem geheimen Wissen gemacht hat und es durch Praktizierung selber beherrscht, ist ein Mensch, der das wahre Wissen bewahrt und die komplette Wahrheit verinnerlicht hat. Doch solche Menschen gibt es keine mehr in unserer heutigen Zeit.

 

Dieser Lehrer war während dieser sehr intensiven Gespräche überaus überrascht, in Wang Lin – Jasmin in heutiger Zeit noch tatsächlich genau solch einen Menschen gefunden zu haben.

Darum haben wir uns entschlossen, die inhaltlich relevanten Passagen dieser Gespräche hier zu veröffentlichen, damit sie vielleicht anderen Menschen zu einem besseren Verständnis verhelfen können.

Da zwischenzeitlich unserem Projekt auch von chinesischer Seite vermehrt Aufmerksamkeit entgegengebracht wird, geben wir hier den Originaltext in chinesischer Sprache wieder. Eine deutsche Übersetzung folgt später und wird dann als Unterpunkt eingefügt.

 

 

2016年9月,一位来自中国密宗组织的神秘人物和我取得联系。他从小系统学习藏传佛教,是个瑜伽士,在十几岁的时候于大陆开始弘扬佛法,是一位非常有成就的大师,名字在这里不公开说明 。他是我极为尊敬的导师,在短短3个月的时间,这位导师将密宗传承于我,通过他让我接触和系统学习了密宗金刚乘。在这里我将我们之间的对话毫无保留的公开,希望能对修行人一些帮助。

 

老师:
您好,首先请原谅下午我直率的问题,其实再和您沟通前我真的不敢相信在德国遇见了一位真正修行的空行母(西藏密宗对女性修行者对称号)。通过你的语言我感受到了你的幸运和使命感,也能够感知到你的发心和遇见的困难,最主要的是你对涅槃的信心和向往带来的内心平静脱俗。谢谢这个简短的交谈给我带来的喜悦,你让我觉得遇到了要找的人。

密宗(西藏的男女双修之法)其实已经基本失传了,失传的原因不是方法无人知晓而是经验的传承消失了。西藏佛教有一个独特的概念,叫心意伏藏(一些珍贵的密法藏在一些特别的人心中)。这些持有伏藏的人,会自然的示显出来一下自己从来没有学过的知识和做法。伏藏和经验(修行者口耳相传的那部分)的结合,才是全部的密宗。我感觉你和你的老师,无门无派无师自通,很可能是内心有伏藏的人

 

Wang Lin – Jasmin:
德国这边密宗组织您了解多少?

 

老师:
佛教密宗指的是以藏传佛教为主的宗教组织,是按照传统教派和对应国内寺院传承体系的一些小型修学机构。也有一两家正规的三宝俱全的寺院,比如汉堡附近有一家以出家比丘尼为主的寺院。
藏传佛教的体系基本都有,只是达赖喇嘛 萨迦法王和大宝法王的中心规模略大
优秀修行者的代表人物 影响力巨大的著作还有具有示现力的道场这三样是宏大密法的基本东西
简单说大师 著作 道场 这三样是弘扬密法的必须
大师是成功修行经验的代表, 著作是传递全面思想的最佳方式, 道场是引导众生修行的必须

 

Wang Lin – Jasmin:
您请对德国谭崔组织有什么评价?

 

老师:
德国的tantra组织最主要有两个问题,第一过度商业化,具体而言就是tantra按摩的泛滥。第二修学组织课程不系统,各种研讨会都还是停留在简单启蒙。

: 你们的方法很好,不单纯是tantra而是结合了中医阴阳和道教佛教的一些思想。也有一些西方神秘主义的内容混在里面。按理说很杂,不过你们的成功是靠实修实证把这些思想和方法都混和起来了,感觉还不错。

 

Wang Lin – Jasmin:
以自己微薄之力还没能成功。

 

老师:
你认识的这些修行较好的人是否都是自成体系啊?有没有一个大家公认的道场或者组织把他们组织起来呢?有多少学生?

 

Wang Lin – Jasmin:
我没有学生。我们不是要建立一个宗教体系,而是要打破所有这种观念。在大道面前我们都是学生。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佛的最高境界。来则来去则去,没有老师和学生。从别人修行的不足之处吸取教训,那别人也是我的老师。所以我没有任何老师的概念。用比量看我只有自己修行经验和得到的证果。不用比量我什么都不是。内在就是一个无我,外在就是一个存在。

 

老师:
我 自己经历了得到觉悟后的迷乱,深知无形的大道无法用概念解释,所以佛法有不立文字的禅宗
但是必须和实修实证结和
我的实修局限在气脉 禅定和密宗的本尊法,对男女双修这方面只有尝试

中阴是死后到转世或者解脱的四十九天里面的具体路径
我是想一些中国的修行者可以以欧洲为最终的道场
这几年在花时间了解欧洲的修行者,因为语言障碍和自身的事务性工作太多,只是了解了一个大概。从本质上看和中国的修行者没有什么不同,差别主要是是受心理学和社会学还有欧洲的基督教文化影响比较大。处于对自身的修行,也希望有一个清静的社区一群可以心灵交流的伙伴。
身体的特殊性还是思想的单纯性都是你修行的好基础

我的修行很一般,没有能力真正实现这个目标,希望通过这样的愿心可以让自己具备这些能力。为觉者和追求觉悟的人做些服务,是我的定位

要把我们需要阐述的事物通过道场完整的呈现出来,也要有组织有序教学质量高的定期研讨会,还要容纳一批长期的修行者。
我们国内有一个基金会,我这些天跟他们沟通的还可以,对方提出一些问题,主要是集中在这个欧洲道场的发展方向和近期目标是什么?

目标 方向之外基金会比较迫切希望知道的是这个道场的预算,这些问题因为要跟你们具体沟通所以我还没有答复。我想尽可能得多一些人和机构参与进来,对这个事业的未来有帮助。

之前我们的计划很简单,主要是建立一个和大陆道场侧重点不同的欧洲道场。
1:文字翻译一些经典的同时编辑一套完整的tantra(西藏 印度 欧洲都包括的)丛书。
2:介绍一些欧洲著名的道场和人物。
3:围绕着实修男女双修的密法做一些面对大陆修行者的一到三个月的课程,同时开展网络指导。
4:建立密宗主题的度假酒店
5:打造社区道场
我们遇到的问题是第二点,大陆的修行者来了之后被收了很多钱,然后各个道场都在教简单的打坐和气功然后就是密宗按摩,理论也不系统修行次第也不清楚共修的人层次也不是很理想,办了两次就没有办了

共修的人必须分层次。初级,中级,高级班

 

Wang Lin – Jasmin:
在德国学习打坐,据我了解没有真正深入性的禅宗大师。唯一可数的是奥修的禅坐。他把佛教的禅沙龙化和普及化了。浅显易学也是它的利弊

 

老师:
这个问题容易解决,因为禅定的训练方法还是有很多的,我会推荐一些西藏佛教的禅定训练,比如大手印和大圆满。 禅定 气功 双修 和一些理论是构成道场教学大纲的基础.双修 在结合了禅定转化贪欲提升爱与慈悲的基础上,也要结合气功保持能量的转换和与宇宙的相应,更加要保持正念不产生邪见,而这个关键点还是需要理论训练的。

 

Wang Lin – Jasmin:
形而上学的东西我不会。但实践操作,经验,不同阶段境界和悟道的果位。这些实际的东西我可以教

 

老师:
说句很实在的话,我们都是一批佛教徒,大家对于那些非佛教传承的修行经验,知道其宝贵不过也有些担心。这个想法很多人都有 ,影响了全心投入。这也是我对我们下一步要做的事最大的顾虑。所以我们会先选几个人跟你们学习一段时间,通过这个学习过程大家充分交流。其实宗教信仰也是一种执着,可是也是确实存在的问题。我跟你交流的这几次发现你的很多思想其实跟佛法也是吻合的,不过你们更多的是超越宗教的东西

 

Wang Lin – Jasmin:
目标:涅槃
方向:建立一个融合道教修身,佛教显宗密宗,印度谭崔,基督教的大爱。各宗教的真理和精髓。一个真理的融合。理论和实践充分被利用的修行基地

 

老师:
不过真修行的人是会聚集在一起的

 

Wang Lin – Jasmin:
我自己是中国人。修行得道不是偶然。可能会给他们增添一些信心和勇气

 

老师:
在密宗领域中国人真正有修为的不多,这个密宗指的是双修.

方向 目标 预算,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道场,需要稳定的收入和有计划的建设。我们之前估算在出版这方面和互联网推广上是占了很大预算。道场的建设和维护倒是不多. 国内的出版和针对海外多种文字的出版,还有视频的制作,这些内容是大众传播的必须

 

Wang Lin – Jasmin:
这个模式先搞起来。如果行的通。禅堂可以第二期建设。

 

老师:
兰花寺的创意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感觉个人色彩很重,而且从标志看有些生殖崇拜的意味。我觉得让中国的基金去捐助这个项目需要很有说服力的方案。之前我们的计划很简单,主要是建立一个和大陆道场侧重点不同的欧洲道场。

 

Wang Lin – Jasmin:
兰花是实践的一个场所。不建他们从国内过来的人在哪里实修?兰花就是结合的产物。不是生殖崇拜而是神圣灵性的崇拜,爱之道,佛之名。气为本,灵为用。转化贪欲为智慧,降服烦恼为涅槃。外现中医气功针灸养生药之相,内怀秘密修法的大道。这样分层次去发展其实也很好。因为我们的独特性,可能没法和您所在基金项目融合。问题不是出在我们这边,而是你们那边的容纳性。只能作为一个实修的实践基地或一个附属分支。
您那边可以派人过来学习交流或者专门围绕着实修男女双修的密法做一些面对大陆修行者的一到三个月的课程。

我这边建立一个实修的实践基地,性质是密宗一个附属分支。其特殊性和比较重要的地方是一个中国女性吸收和结合了东西方文化,通过13年实修成道,对国内的修行者来讲,一是没有语言和交流的障碍,二是她有很多这一路走下来成熟的经验,三是她成道了这点比较重要去说明。
我想如果这样去说明和介绍我的项目。投资可能性比较大。

 

老师:
也就是说找到一笔钱买下这个房子作为一个非盈利场所,所有的收入都是拿来做道场的开支和文化推广,这样的话有一个好的章程很容易筹到钱。

我们向位于中国的基金会进行了详细的汇报,他们希望近期做个访问。不过最主要的是对方想知道跨越宗教的道场本身的特色到底是什么?另外就是请问您是如何看待佛家 道教和奥修的?不过最主要的是对方想知道跨越宗教的道场本身的特色到底是什么?另外就是请问您是如何看待佛道奥修?还有您提出的捐款给您的基金去买房子的建议,对方需要您基金的性质和章程。如果是一个非谋利的慈善组织,有明确的管理制度,国内的基金愿意提供三十到五十万欧元甚至更多的帮助。

 

Wang Lin – Jasmin:
提到我们项目特色,基金性质,我概括做如下说明

1.因为考虑到密宗这块儿, 需要有一定伏藏的人,转世活佛或通过修行智慧达到一定水平的人才能理解。但绝大世人并没有伏藏也没有活佛那种前世的修行积累。因为它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的,再加上受到社会,教育,道德,修养等各方面的限制,传播比较困难,但我们不能剥夺世人了解这一真理的权利,我们需要创造这样的机会给他们。但密宗传播拿捏尺度上很难。你说的太浅听不懂。太深又容易被误解。现在很多负面新闻关于女性 愚昧无知 被误导,利用,玷污。或者有些研究过没有实修过经验导致掌握知识犹如冰山一角,无法真正立论。主要原因双修女方比较被动导致密宗推广比较被动。如果密宗以女性来号召和推广她的说服力和把握的尺度会相对来讲比较容易被接受。我愿意做这份事业公开正面推广第一人,现在非常需要来自各方面个人和组织的支持!通过我拥有的这么一个良好的性别上的先觉条件齐心协力把积级的正能量传递出去。

2.这是一个包含一切宗教而又超越宗教范畴的项目。虽然我没有教派,但有非常深刻的宗教性。我的得道案例成功之处就是吸收各大宗教当中的养份融会贯通。每个宗教或教派中的善法都是方法,“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所以您问到的跨越宗教的道场本身的特色就是对佛法的彻底领悟。当时佛陀在世并没有宗教形式,遍布在各大宗教当中的,所有悟道所使用的有为法都是宝贵财富,其实都是佛法,悟道之后即便是有为法都是梦幻泡影,所有宗教形式都是梦幻泡影,宗教本身即是梦幻泡影。

3.我们项目服务于修行社区的建立。跨越地域和国家。这里一群可以心灵交流的真修行人,相互照顾, 相互学习,共同生活,共同进步。

我们现在去工作是为了生存和生活。那建立社区给我们提供的便捷就是修行就是我们的工作,修行就是我们生活和存在的目的。
不 管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社会形式本身对修行都是具有很大的束缚性。社会主义国家处在物质繁荣时期,社会关系比较复杂,思想没有解放的可能性。资本 主义以处在精神繁荣时期,但只注重个体发展,脱离整体。那修行社区是一种共产主义的社会形式。是人类发展演变更高一级的阶段。这种形式在欧洲已经逐渐形 成,有些以环保为主题的共产社区已经建立了。我们目前也在学习和借鉴他们的运行模式。

4.修行者家属。对于修行者来讲,环境影响了自己修 行 好坏。家属因为因缘不具足,没有修行意识。那社区的好处就是创造这样一个环境。一来起保障家庭完整性的作用,二来起带动家属一同修行的作用。更值得强调的 是对修行人下一代的发展。国内过来的孩子能在社区长大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国内现存实际情况是伴随着人口增加,竞争越来越大,硬式教育体制越来越离谱, 为了考试死记硬背,把人教得跟傻子一样。其实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应付考试,我们希望回归教育本身“。在修行社区的孩子们,除了上普通学校学习文化课,更重 要的是不浪费他们的成长时间,在社区可以学习诵经, 学习禅坐,学习国学文化,延续中国民族文化之根 。同时给孩子们开设中德语言学习班。还有中国的武术、书法、陶艺等传统文化对德国孩子们来说会让他们产生浓厚的学习兴趣。

5.知识的交流与传播。西方国家没有深厚的宗教科学 理论。目前这边的修行理论都是通过成道的东方人带到这里来的。耶稣在早年曾经到过印度西藏和中国,吸收到很多东方文化后才觉悟。而且基督教并不是他本人独 创的,它是犹太教的一个分支传播到西方。现在西方在真理问题上争议很多,但如果连基督教都放弃的话,其实就没有了精神支柱,无异于釜底抽薪,让人心放何 处,何所寄托?可惜佛陀没有到西方说法,真正本土中国人来西方传法的毕竟为数不多。那我们未来工作量和肩上承载的担子任重道远!我们要将大量修行必读佛教和道教文献翻译成书籍并在这边出版发行和教学。通过Eden Sptrit以我们为渠道之一植入并深入普及。

6.开展中西方修行学术文化交流和研讨会,畅谈彼此经验,在交流的过程中是一个提升和互补的过程。同时未来社区中国修行者和西方修行者共同工作生活这是恰恰最直接的交流方式。将这种社区的实际体验和交流案例不断记录下来。这样的文献对未来我们之后修行文化传承和延续类似模式的社区建设会有参考作用。我们给开个好头!
东西方修行走向一起好比一棵数。东方理论是修行之根,西方实践是修行之叶。西方它虽然没有机会去扎根却把精力放在体验摸索上面。实践上面很有建树。通过不断实践摸索成道的也不是没有。而对于我们理论的深度有了,但需要真修实证,经得起实践的考验,深度和广度相结合才能称为完整的修行,才会证果。我比他们西方修行者有优势的地方是佛法道家书籍我看的懂,使得修行可以深入骨髓。比起国内修行者优势是我在这边抱着不排除不反对的态度虚心学习过他们这边各种方式,知道哪些方法有必要结合使用。

7.我们的修行社区同时也是生态社区。远离城市,融 入大自然。 每个人都参与到建造社区的活动中。亲自种植草药蔬菜,家禽家畜养殖强调人性化和注入爱的体验,每个有生命的物种都是有灵性的,有意识的尊重它们而且学习去 感受聆听它们,会在修行道路上给与我们很大的帮助。人体本是自然,只有人重归到各种生物之间以及和环境之间的平衡与和谐关系当中去,是万物一体,定慧一体,体用一源的前提条件。

8.建立Eden Sprit社区的动机

把五湖四海修行的种子都播种在一起。建立一个修行的伊甸园。觉醒的种子每一颗不论来自什么宗教,什么文化背景,什么国家国籍在修行的道路上没有分别但都带着自己的经验同时又各有分别。被真理的土壤滋养着同时发挥各自微薄之力。因为只有全然的付出和全然的接受才能最终成道,是极具国际性的修行基地。更值得提出的一点是通过这种强大的影响力和榜样作用,给还未觉醒的众生创造了一个开放平台,通过实际参观,去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从而潜移默化的影响了他们,给世人有得以思考的机会。我们以身说法,起到榜样作用!

以上是我对我们项目的一个概述,我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势在必行。我希望能通过贵基金的帮助得以实现。如果贵基金已经有想法在德国建立欧洲密宗道场及其密宗修行社区,我希望通过我的这个项目全力配合您在欧洲的密宗推广工作,成为一个强有力的支持和实践试验点,并且将我们基金收益全部用于修行社区的建设。希望您的密宗组织能给我们的项目提出宝贵意见和要求,将这个项目各方面做到周全,服务于世人!
老师:
初步看了发现你对理论和实修的结合很好,细想还真是第一个中国人的双修道场.我觉得说的很实在,从修道到得道的过程其实很简单,可是要把这些经验分享给众生很不容易。把自己的体验说出来,去疑解惑就是菩萨道。其实是你并不难懂,难懂是你负责的文化背景。复杂的文化背景,为了修道涉猎的东西很多.不过融汇贯通后应该是追求个体涅槃的罗汉道或者道家的天人,可是你现在有了弘法的发心就会走上菩萨道。如果在菩萨道的话就很简单了,那就是想清楚如何利益众生。菩萨道,金刚乘(密宗)就是密宗的简称.自修理论体系不一定有用,弘法就很重要。我看你的领悟力很强,像是开悟之人。从见道(理知)到修道(感知)难,从修道到见到易。

 

老师:
这件事的因缘我觉得是具足的.只是我们基金一直希望是在大城市,这样影响力大。他们去年参观了egg社区,很受启发。Findhorn社区是我们之前想做的模式,你可以了解一下,主要是容纳不同的灵修之人。不一定非要和我们思想一致,先聚众再弘法。这样的社区需要很大的地方,和一流的行政事务管理人才。这些社区都带有创造性,基本脱离了宗教
我们之前有一个完整的计划,第一个阶段就是引导中国的修行人来欧美灵修中心参观体验。第二个阶段就是激发大家的需求,然后共同在欧洲建立自己的华人为主的道场。第三个是创造自己的社区文化,再现神话时代的中国文化。(就像黄帝时代佛教道家还没有出现,每个人都遵循自我的内心归于善道止于自在)德国苏格兰意大利我们选了这三个社区,计划每年有两三千人来参观。并且会有一批人来体验,我们培养了一些社区向导(翻译)在不同社区里面帮助大家尽快找到自在。

 

Wang Lin – Jasmin:
欧洲弘法计划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慢慢开展。您千万不要太着急。

 

老师:
本来我想的最简单的结合点就是把你的道场当作一个体验的点,然后帮你呈现出你希望的样子。多一些跟这些人交流才知道我们未来的路如何走,这里面有很多人都有很强的能力,帮他们打开眼界和思维,再引导他们一起建立自己的社区。这是我的愿心

 

Wang Lin – Jasmin:
都可以试着同步进行。好的种子自然会开花结果.世间很多东西是无常的。总在计划之外。但修行和成道的事情不属于世间的东西。如果修行人只是为了来欧洲在社区里修行,那随便选择现有做的好社区过去住就行。但真要想成道。那没有那么宽敞的大马路走,毕竟得道者实为少数,你只能去遵循真理,不是背道而驰,要彻底放下我执我见和我慢,我们有时太高估自己的能力,想要让真理按照自己的意思来设计修行蓝图,都是自欺欺人.

 

老师:
认识你我想会是助缘,因为我清楚不调伏欲望住在再好的社区也不得解脱。而这个问题从女性角度很容易解决,放在男性就难了!我在传法的时候就只能回避这些问题,否则很多女弟子会产生移情效应。而女性的修行人,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很容易帮助对方看清欲望本质并且解脱出来。只是你这样的人太少了.

 

Wang Lin – Jasmin:
了解密宗需要大智慧者,你说有几个女人知道?又有几个女人有这种智慧?有这种大爱?

 

老师:
很少,男的有.我的上师和妓女双修,一度被我质疑。可是他让我看到每个跟他双修的妓女都变回处女,而且最主要的是都产生坚定的信心修行佛法。同时也不再做这个行业,若不是亲眼见了很多例子我也无法相信。我的上师.我的上师说女性修行者,大体分两种,一种是可以帮助对方净化能量,另外一种是帮助对方得到看清欲望的智慧。还有一种很少见,就是让人从欲望里得到生命的解脱。人是从欲望来的,也从此处去。密宗最根本的解脱法门是即身成佛,此法就是双修之法。

 

Wang Lin – Jasmin:
我再问下您的上师是谁了。您有一次和我说过

 

老师:
我的佛法的上师是夏日东活佛,我密宗的老师是另外一位大修行者。我依循的教法是根敦群培的教法,人生也跟他很相像。

 

老师:
给你看一个南怀瑾老师讲的西藏故事是关于最有名的女性修行者益西加措的故事. 二十世紀,西藏歷史上群賢輩出,人才濟濟。然而,根登曲佩大師,以他卓越非凡的天才與精深廣博的學識,成為西藏近代史上最出類拔萃的學者。他直接接受了傳統經院的完整教育。又不拘泥於傳統的束縛;他瀏覽現代各種學科,掌握數種外國語言,成為西藏歷史上的第一位「現代學者」。他是一位飽學佛教五大部的班智達、天賦很高的藝術家、才華橫溢的詩人、辯才無礙的邏輯學家、博古通今的歷史學家、傑出的翻譯家……。然而,其放蕩不羈的個性與離經叛道的思想,又使他成為現代西藏歷史上最具爭議的人物。根登曲佩遠離家鄉,來到西藏首府拉薩,進入哲蚌寺學習,師從喜饒嘉措(Shes Rab Rgya Mtsho,1884-1968)大師(喜饒嘉措大師,當時西藏佛教界的最高權威,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至交。後來,中共取得政權之後,他曾出任過「中國佛教」協會主席與青海省副省長等高職)。根登曲佩與喜饒嘉措大師,都是極富鮮明個性的兩個人物。根登不是喜饒的崇拜者,而是喜饒大師的畏友,他經常在課堂上向喜饒大師嘲諷、發難;而作為全藏第一流學者的喜饒大師,性格剛烈,瀟灑不羈,能言善辯,也不會輕易屈服根登曲佩的挑戰。於是,安靜的課堂,常常成為他們師徒兩人進行激烈論戰的辯論場。為此,根登曲佩後來追述道:「儘管喜饒嘉措大師裝著在給我教書,但他教不了我什麼,我反駁他提出的任何觀點,我們之間常常發生辯論,為此,他從來不叫我的名字,而直呼我為『瘋子』。
像所有的天才人物一樣,根登曲佩生性不喜歡在課堂上苦讀死書,在哲蚌寺的七年期間,他沒有花費很多心思在佛教經典的研習之上。但他喜好辯論,常常向權威提出挑戰與詰難,進行辯論。有一次,他來到辯經場上,直接向聞思學院的大堪布提出挑戰,經過一陣激烈的辯論,大堪布無言以答,只得低下頭來屈服了。另外,根登曲佩還擅長畫像,特別對素描,更具獨到的修養與深厚的功底。他所畫的佛菩薩神像,莊嚴逼真;他所描的人物肖像,微妙維俏。在哲蚌寺學習期間,以及後來在尼泊爾,印度等地游旅考察的日子裡,他曾給別人畫過素描像,來解決當時的「生計糊口」。但是,他從來沒有賣過一幅自己所畫的佛像給別人。可見,根登曲佩人格之高尚,以及他對佛菩薩發自內心的敬崇。
根登曲佩好學執著,但從來不追求「虛名頭銜」。他認為一個真正的學者,不需要用「學位」等頭銜來粉飾裝點,他說「如果精通顯密經典的內容,就應該把佛教的義理,實踐於日常生活的善惡取捨之上,追求『格西』之虛名,有何利益?」就在臨近拉薩「祈願大法會」的時候,根登曲佩放棄參加考「格西」學位的機會,毅然離開哲蚌寺,開始游學四方。一九三四年,離開哲蚌寺之後,根登曲佩便陪同印度梵文學者羅侯羅(Rahula Sankrityayana,1893-1963),在藏北熱振寺,潘波等其他佛教名勝古蹟,進行旅遊考察,尋找古代時遺留下來的梵文經典著作。
根登曲佩從一位來自錫金國的天主教老修女那兒開始學習英文,在那位老修女的指導下,根登曲佩僅在短短六個月的時間裡,便通過了英語大學入學所要求的考試。之後,在俄國藏學家、佛教學家喬治羅雷齊(Gerge Roerich, 1902-1961)的請求下,根登曲佩與老修女一同前往印度庫魯(Kulu)地方,在那兒他們共同把法稱論師的《釋量論》譯成英文。另外,根登曲佩還幫助喬治,完成藏族歷史名著《青史》(deb thar sngon po)的英文翻譯。
根登曲佩在印度總共生活了十二年,其中一年多時間是在斯里蘭卡度過的。在那兒,他學習了古老的巴利文,並把著名的《法句經》(Dharmapada),直接從巴利文翻譯成藏文。在印度期間,根登曲佩還從庫諾喇嘛丹增堅參(Bstan ‚dzin rgyal mtshan)處學習梵文。庫諾喇嘛對根登曲佩敏銳的才思驚嘆不已。他說:「我用一個星期中方能記住的梵文經典,他卻用一天的時間,便能滾瓜爛熟了」。
這段時期,也是他創作與翻譯的高峰時期。他把《沙恭達拉》(Shakuntala) 、《羅摩衍那》(Ramayan)、《信仰瑜珈─黑大自在天之歌》、《事業瑜珈》、《度母的聖言》等九部古印度文學名著從梵文譯成藏文,他把公元七、八世紀寂天(Shantideva)論師的《入菩薩行論》中的智慧品,由梵文翻譯成英文。應西藏政府的要求。他還把大英帝國的軍事口令翻譯成藏文。著有《唯識概論》、《古印度非佛教哲學思想論》、《簡論外道內部之分歧》、《中觀精要》、《世界廣論》、《天竺游記》、《白史》、《慾論》、《經血研究》、《三十頌與自性論》、《藏文古體詩的疑難》、《致卓瑪央宗》、《度母禮讚》、《思無常之歌》等四十多部著作與文章,內容包括宗教哲學,語言文字,歷史掌故,地理風貌,醫學藥術,情慾性愛,花草樹木,詩歌藝術。
一九四五年,根登曲佩回到闊別多年的西藏。在拉薩,他幫助蒙古學者格西曲扎(dge bshes chos grags)編著一本兼收百科的當代《藏文大詞典》;在貴族少爺霍康索南班覺(Hor kang bsod nam dpal ‚byor)的贊助下,他的歷史名著《白史》(deb ther dkar po)在拉薩問世了。許多慕名而來的求學者,經常到他的住所,向他求教哲學、歷史、語言、宗教、詩歌、外語等各種各樣的問題。在這些求知者當中,有身披袈裟的喇嘛格西,也有俗裝打扮的文人學者,其中不乏社會名流。達瓦桑波(zal wa bzang po),是一位來自康區的寧瑪派高僧,他拜根登曲佩為師,從根登曲佩處學習中觀哲學。後來,達瓦桑波把《中觀哲學》的講稿內容,整理成冊,刊印為《解析中觀精深奧義的嘉言─龍樹思想莊嚴論》(Dbu ma’i zab gdad snying por dril ba’i legs bshad klu sgrub dgongs rgyan )簡稱《中觀精要》,在拉薩與印度噶倫博兩個地方先後出版。該書一出版,在整個藏區,引起悍然大波,成為近代西藏佛教史上,最具爭議的一本佛教哲學著作。

“西藏欲经”诞生在20世纪初叶,更敦群培参考了大量的印度与西藏的典籍才写得,所以承袭了印度教中的“性力派”,认为“房事是一种积极的宗教性的义务”,与西方的“禁欲主义”传统大为不同。而密宗的“圆满次第”则须施行“乐空双运”双修法,将“性力派”又提升了一个宗教层次。

 

Wang Lin – Jasmin:
性力派来自印度三大主神之一的shiva湿婆

 

老师:
我的思想体系脱胎于根敦群培大师,是他传承的持有者。在他的基础上,我又通过更进一步的去宗教化把密宗的修行变得更加简单和步奏化。融合性力派的tantra大爱,西藏密宗的乐空双运加上道家的取坎填离性命双修,就是我的传承的全部。有两三代真正的修行者,一步步在实践中实修中解决了各种修法观念和方法的矛盾。他们是经验的创造者,我是继承者

说实话:我发现自己完全忽略了女性视角!谢谢你的这个观点。

 

Wang Lin – Jasmin:
这些著作我都没有接触过

 

老师:
因为我不想你为了什么去做任何改变,而是一种你理想的中的呈现,可能不完美和稚嫩,可是什么能够比得上真实呈现呢?

 

Wang Lin – Jasmin:
真理就是在不同的人类发展时期的昙花一现。谁能将真理勇敢的呈现在世人眼前?

 

老师:
你的事情我听的很明白,就是把现在在想的事情做一遍,只有这样你可能才会具备真正弘法的能力和信心.我们这个基金有些钱和影响力,他们最想做的事情是之前我说的中国灵修社区。其实呈现出来的无所谓真假,就是呈现而已。

 

老师:
迦黎和后孟加拉文化的关系很大,加上他和湿婆的神话关系,西藏密宗也有对号入座的类似神灵。

 

Wang Lin – Jasmin:
迦梨和湿婆对号入座的神灵是什么?

 

老师:
非雅利安人信奉嘉黎血祭,同正统的印度教完全不一样。可是在性力派的信仰中却很重要。孟加拉地区将迦梨女神奉为降魔者和有强大威力的保护神,而西藏佛教最主要的护法神大黑天(Mahākāla),又意译为大黑、大时、大黑神或大黑天神等,或者直接音译为摩诃迦罗、莫诃哥罗、玛哈嘎拉等名称。该神本是婆罗门教湿婆(即大自在天)的变身。是婆罗门教定义的湿婆

 

Wang Lin – Jasmin:
西藏密宗到底出哪里来的。是印度湿婆的分支吗?

 

老师:
不是,是莲花生大师传的传承都很清楚,觉境之中定无疑。真理,真爱,真我。前两者可以窥见,后者不能。觉悟可以找到真理,慈悲可以实现真爱,唯有真我需要打破一切既已建立的概念,从无中得。一切以形象名称想见真我的举动都是可笑的.

 

Wang Lin – Jasmin:
老师。不好意思再问个问题
这个莲花生大士和益西加措空行母的文章中2处指出的空行净土中骷髅宫殿割肉喝血供养的境界您在修行出出现过这样的空行净土吗?

 

老师:
血祭的仪式有两种一种是现实中的,被正法所不许。

 

Wang Lin – Jasmin:
不是。我说的是这种境界里的净土

 

老师:
一种是定境中的,血祭 挖心 等等共有五十四种仪轨。各有其象征意义.而且在气入中脉之后又一个过程是业劫气转化成智慧气的过程,施身法(各种类似以上的场景)是自然呈现的。

显宗也有此法,在大乘佛教經典中,佛陀在過去世進行菩薩修行時,曾經以自己的身體來布施給眾生。佛教修行者效法佛陀的行為,在禪定練習中,想像切割自己的身體,布施給一切眾生。

在西藏有一個非常著名的施身法,叫做空行母的施身法。大部分印度佛教經典和論典後來都流傳到西藏翻譯成藏文,可是西藏的空行母施身法是從西藏流傳至印度。本來一切的經論是從印度流傳至西藏,可是西藏的法(藏傳佛法)只有一個法是從西藏流傳至印度,就是空行母的施身法。今天我們要修的黑忿空行母施身法,是敦珠法王伏藏的心法,敦珠法王可以說是大勢至菩薩的化身。著名的印度 達摩祖師所傳的施身法和從西藏流傳出來的空行母施身法的內容,全部都在這個黑忿空行母施身法裡面。所以,待會兒我們要念誦祈請文時,大部分都是印度大成就者和西藏歷代傳承上師的名字。施身法具有非常殊勝的加持力,平常所修各種的法(一切救度我們的除障法)裡面,最無上的就是施身法。

一般所修除障法論典(法軌)裡,大部分寫的都是:「請消除我的障礙」或「請救度我的壽命」。可是施身法的內容不一樣,大部分是:「迎請一切的訪客到來,請吃我的肉和血‥‥‥」等等,代表的是布施一切的意思。所以我們布施自己的身體給天道、天龍八部、惡神、三惡道的眾生。(註:這裡所指的訪客就是我們前世欠人錢財、吃很多眾生的肉等等的冤親債主)

施身法分成三種:外的施身法-去山洞或火葬場(屍陀林)修施身法。內的施身法-將我們自己的五蘊(色、受、想、行、識)、肉和血布施給一切無形的眾生。密的施身法-了悟我們自己的本性、開啟我們的本性。三種之中最重要的就是密的施身法,意思是說,我們要觀修這些的法門,消除我們一切的煩惱,讓我們開啟智慧。

 

Wang Lin – Jasmin:
这个虽没有学习过 我就是入定有过好多次考验。很多魔出现在我面前。第一次是有外力加持,当我完全相信和臣服在“大爱“当中,魔无法靠近我,就是在我面前飘来又飘去。之后我理解到金刚经一切法相皆为空相。在入定时守住空。它是相但也是空,那我也空所以魔并不能拿我怎样,所以考验也过了关。南淮瑾老师在讲座里说你就让它们来吃,吃空最好。有一次的考验我就并没有抗拒感,就让他们吃,反正也是空。

 

老师:
在我的传承中,这些感受都是定境中气脉作用于神经和心理的投射。不必太在意,我们的修行要求是不述不思。大多数这类感觉都是气脉作用了视觉神经,然后反射回心理。

 

Wang Lin – Jasmin:
您说的气脉作用了视觉神经心理的投射是对一般初学者,修行很浅的,没空之前产生的境界,是假象。和我说的真身法身不是一码事。

 

老师:
是所有产生在意识层面的感受都是如此,真身法身并不存在,是佛智折射在众生心中的统一形象。法身是佛菩萨的果位的证量,却是世人给出的概念。对佛菩萨来说,并不存在什么分别。

 

Wang Lin – Jasmin:
那就是益西加措进入到莲花生大师的意识形态,即莲花生上师修成的境界喽。

 

老师:
不必执着这些讲述的过程,这只是一种描述的方式。

 

Wang Lin – Jasmin:
她看到的莲花生大师净土里骷髅等境界,这不是一种描述。她确实是到了这个境界

 

老师:
是一种具象的描述

 

Wang Lin – Jasmin:
是。也不是每一个人能够看到的

 

老师:
这些都是觉受层面的

 

Wang Lin – Jasmin:
说明白些,益西加措是人,但莲花大师不是。是莲花大师本尊的一个呈现。就是他的法身,以人的形象出现是他的化身。在世时以上师形象出现是他的一个化身,要不如何给世人传法呢.正因为通过双修。益西加措看到了他的实像真身。

 

老师:
弟子对上师无疑,一旦皈依,视师如佛。不再于世俗谛做任何分别,上师就是佛。益西甲措这种修行人,自然是如此对待莲花生大师。

 

Wang Lin – Jasmin:
世尊即是法界,若以法界证法界者,即是诤论。益西甲措跟随莲花大士进入上师净土,那莲花生大师本尊佛的境界他的净土,如果只停留在这个意识境界的净土这个度里。佛陀灭度之后就会消失,就像根本就不存在过。如果能空掉自己的净土,之前自己灭掉这个意识,只存在在空中。灭度之后才能达到终级涅槃.不同喇嘛的本尊净土千千万万存在着。我自己在我的定境中都亲眼见过。佛陀灭度只后的空才是最终的永恒存在。如果停留在本尊净土境界,最终会被灭度.我看到了灭度的过程和灭度之后的圆寂。一切维度都会被灭掉- 欲界天,色界天,无色界天。一切法都会灭掉!所有世间有为法都是为了悟道和证空,是让你成为空的方法,最后只留空存在。不管你相信与否,是否能接受。可能超过一般人的理解范畴。不管相信不相信。这是真实!不是妄语。 在灭度之前一切众生,这里指的一切不光说三维世界的生命个体,正如《金剛經》:“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无论人,魔,天人,神,鬼都一样,这就是实际意义上的没有分别,都在一个起跑线上。

 

老师:
我明白你的这种感受.我也问过这种问题给我的老师他的答案跟你分享一下:凡是“我看见”的,都不需分别。
我: 是无需分别,只不过一般凡人难是无法理解智慧到达不了这个高度。对仙,神,魔等是化身比凡人要大很多,更难放下,或佛慢,或我执或被佛智所捆,他们需要把囚捆自己的净土化掉才能达到终级涅槃。

 

老师:
你说的意思我很清楚,不过我有两个建议。第一:即便是菩萨,在六地之前还是会退转的。所以修行必须精进,任何懈怠和干扰都会产生不可思议的影响。第二:既然有心向佛,不如从戒定慧经律论入手,在自己的善根慧根基础上具备弘法的真正神通和智慧。

 

Wang Lin – Jasmin:
谢谢老师。我会铭记在心。我很庆幸能在修行路上有这么多的领悟。也很珍惜每一次成长的机会。我很欣赏您的儒雅,学识和大智慧。
是啊。我还记得那个老和尚请百丈禅师求解脱的那个故事。就是因为这个老和尚前世传法时有人问他“大修行人还落因果否?“。他认为大修行人不落因果所以轮回成野狐。来到这个世上来就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个考验,一生一世的考验!
所以我时刻不忘精进,不断学习。修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修五根。修四禅。修四无量心。不敢懈怠!
帮助众生, 所指是六道众生。需要真正神通。神通就是大爱。大爱只有在不断付出不求果报才能积攒。以发无上愿以身说法,不求名利不计得失!
索甲仁波切上师把中阴界阐述的如此透彻,而且从书中可以学习对生死的重新认识,做具足准备。
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在终级涅槃之前没有真正的死亡,都是分段生死。每时每刻。每生每世。
只有对生死看明白了。才不会对它发生恐惧和逃避。才会更好的面对生命。

 

老师:

西藏佛教对中阴和转识有很系统的教育和修行体系,闻思之后,经过沉淀再开始实践。我这几天找一下我二十年前的讲课笔记,虽然很粗糙不过应该对你有些帮助。有一些内容属于地图式的,便于你了解大概传统的真正的瑜伽士修证框架,也有一些关于见地部分的内容,止观是调伏心性的一个法门,本尊法是贯彻四灌全部内容的一个修行体系,你多了解一下密宗修行次第就明白了.止观是道前基础,白骨观只是童蒙止观六法之一。密宗之所以可以传承不断关键在于:道次第。

菩提道次第廣論在藏傳佛教體系中,是總攝显教教义的重要論典,以供出家不久的修行人修習,強調圓成佛道必須按照道前基礎、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這樣的次第步驟,由低處向高處走。藏傳佛教認為,出家人對顯教教義沒有堅實的理解、行持基礎,是幾乎難以走上密宗道的。
你是先修了密宗最核心的内容,现在从头开始。就像一个王子,一下子当了国王,可是治国理政还需要从头学起。

 

Wang Lin – Jasmin:

有老师指导。为了能弘法。我自己愿意学。我这是感觉有高人在指点。深不可策.首先非常感谢您对我的绝对信任。其次您的教义确实精髓,让我非常恭敬您以及您的见地,从我的认知来读都体会到其无漏和缜密。读到“七钉法“,您讲到传法授聚于具足能力事业者。
在我的生命里,许多事确实都是命中早已注定,而且很多经历已经超出常人思考和逻辑范畴。接受他,面对他,解决他是我修行到现在的心态,非常平静。要来的一定有上天安排他的原因。

 

老师:
以解脱为目的的修行和以利他度生为目的的修行是不一样的,你有你的使命,要有信心一定会实现。

 

Wang Lin – Jasmin:
是的。经过修行。我皈依了宇宙大道,蜕变成大爱。不去评论只做为一个存在。无私大爱对众生无有区别。不管是天人,魔,人,佛。不管众生有大爱之心还是利己私心,佛心还是无心。不管他来自什么宗教国家文化。不管他曾经做过什么,他的心是什么心。
大爱无所求,无所盼,无妄想,无所评价。它就简单的存在着。不管你供养它还是利用它。接受它还是无视它。它不会因此而灭减。

无论是佛还是魔。无论过去做过什么,只要忏悔并放下自我,他仍然有机会进入终级涅槃而永生。那些反对它的众生,其实是选择了死亡,终究在无尽轮回中继续“修行“。

我将自己的认知,身体,无上大爱提供给所有人说法。 以得道为目地的慈悲只是服务于理论,还不是真正的成道,真正成道的人拥有无私大爱,不会做和真理背道而驰的事。以救度众生为目的的弘法工作在我眼中才叫实修。我将在这条路继续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老师:
不因欲生,不依恋起。无着于心,无相于形。存于本具之明体,显于无缘之空乐。无以为名,假名曰爱。因遍一切众生,故为大,因其坚固不动无坏而作金刚喻。此爱名金刚大爱,亦即即身成佛之道。

你得到金刚大爱的证悟了,按理说我没有资格给你什么建议。但是,若有机会我还是会给你些小的建议,作为对你心中已生的菩提之供养。

 

Wang Lin – Jasmin:
老师您讲的“空“是目前我看到论述的最好的 „空本身就是有,有本身就是空,空就是因缘生,因缘生它就是空.

 

老师:
其实是很多老师的教言和自己的理解.谢谢,最好是消化到你的修行,补足一下言诠和理论的不足就很好了。我的东西价值不大,只是一个瑜伽士的独白。当代修行人其实是处在文化漩涡之中,人类早已建立了多种价值观混合的社会伦理体系,还有以自然科学腐朽框架为主的认知科学体系。这样的环境就是佛陀在世,又能如何呢?佛法是真理无疑,可是末法时代仅靠真理(本来就存在的真相)又能如何呢?自己通过佛法修行得到解脱不难,可是面对如此社会自己一个人的解脱是解脱吗?

 

Wang Lin – Jasmin:
您一开头讲述圆寂
圓代表轮回。众生因未能解脱的轮回,寂代表涅槃。两者加一起叫圆寂.佛法的真理是大道的真理。是给所有众生的。您是佛,可惜把自己当众生。被众生度了去。您自己还没有被解脱,何从谈圆寂啊。圆寂不了了.大道的理论可惜像您这样的佛都还没有真正的悟道和弄明白,你和你们说的涅槃。这个是小乘- 大道的圆寂。这个是大乘

 

老师:
讲出来写出来不代表把真理给了众生啊,该如何视显?缘起上不舍众生为菩提,所以很难免往下看。性空的角度看和你说的一致,缘起性空不可言说。

 

Wang Lin – Jasmin:
成道的去世的人给我留下的东西促使我的开悟。同理的。该悟道的拼图片片不会悟不了。不是拼图的再轮回,大道都在给机会。关键是整合和传承

 

老师:
狂喜和疯智,邱阳创巴活佛,此人是密宗传到到西方第一人.

 

Wang Lin – Jasmin:
理论是立。实践是破而再立。加起来实际是做了一个由“立论-破论-再立论“的完整的过程。
„破“有突破和破绽两层含义:突破理论意义上的佛法,在实修上验证它,检验到自己所吸收的破绽,找到自己的不足之处或错误认识避免邪见,弯路&错路。正确认知自己

再“立“的就是我们真正得到的和收获的,是金刚不倒的。否则立论层面上的理论是佛陀的和成道者的,不是我们自己的。不是自己证得的理论在我看来都是妄语。

所以我们建立的这个密宗实修基地其实很重要。我自己研究出一些实修方法。
如果我们看到益西加措艰苦的修行过程。还有您在讲义里提到的7天不吃不喝闭黑关和许多瑜伽士各种实修方法。都是将体能降到最低,身体和大脑没有能力去操纵自己即失去自我意识的时候所达到的“空“。
但问题是我们并没有收到宇宙意识的加持。所有艰苦的实修那个快要丧失自我意识的时候还是有一些自我意识的,因为还没有完全臣服,还是有深刻的我见-

即法相(理论),宇宙意识进不来或获取的宇宙意识缺乏全面性和完整性。所以在佛陀之后再没有任何人到达过他所获得的宇宙信息。因为他一直再寻找真理,之前也没有一个过固定的真理显现过,他的空确实是真正的空,是真正的臣服,彻底的臣服!没有我见佛见,所以得到的是整个宇宙意识和真理认知。我们的空不是真正的空,有多少我见和法执在里面,为了这个要彻底破除,我总结研究出一个实修方法:就是激活宇宙意识,让自我意识无法去起作用,让宇宙意识作为我们真正的导师。举个例子来说我们认知的真理就像魔方,即便再归整无漏,三维四维五维,是我们人脑意识层面的,就是个魔方。宇宙有其自己的大的意识,有宇宙意识加持,可以打开我们这个小意识形态下的魔方,按大道即宇宙意识来打开,超越我们意识的维度,结果是不可思议的。是我们这里实修的一个重要课题之一。对国内我们这些都是用头脑用理论用理解力使劲儿的修行者加强实践,真正做到立了敢破破后得到,经得过考验的人才能称为金刚不化。引用南怀瑾老师说水泥还是金刚一验便知。

 

老师:
我在研究印度的瑜伽思想和实修一些来自于佛教出现之前的古印度修法时,对这些概念做过一些深入的探讨。尤其是对宇宙意识对人类意识的作用甚至是对人类无意识层面的作用做过一些分析,资料太久了找不到了,有空可以跟你慢慢聊聊。我在冈底斯(印度教圣山)闭关时认识很多印度圣人,他们都有跟你类似的描述。不仅仅是昆达里尼瑜伽
Wang Lin – Jasmin:
老师您好,我刚读到128页灌顶,太神奇了。现在读外明点+内明点的呢,我要先自己练习,以后讲课用.对于性力-大道的神性,我有使命,我所做的唯一解释是:每个人都想要神圣的光环,绞尽脑汁把自己放在神圣的位置上。我不需要神圣的光环,我想要做的就是去最脏最暗的地方用我的光照亮黑暗,一个清扫神圣之塔的扫塔人!

 

老师:
你说的我理解,当然世俗的角度对收钱的性爱有世俗的理解,我们无须去做什么解释。已破二元之智者,从来不会做分别。颠倒梦想之众生,何曾真实作判断?很多修行的人修到了不去分别凡夫(体会到一种概念上的平等)可是爱去分别修行的人甚至是各种法要。

 

Wang Lin – Jasmin:
老师。关于我在德国以王琳jasmin 的名字做宣传的兰花寺的网站,里面有道式按摩,在很多情爱网站上出现频率很多。对我个人修行来讲,一是练身:採阳补阴,练黄庭丹。二是练意念:无分辨心,无憎恨心。三是练心:金刚大爱。同时是对“解脱“和“放下“的考验。
而且做功德,我要让大家改变对性的认识,擦镜子要从最脏的地方擦。佛教地藏王典故 –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简单的說,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捨己為人」它实际表示一種敢為別人犧牲的精神 … 我自己做的这个事深有体会,关于性爱对我来讲是纯洁的神性,神性是有创造力的,我们在做爱的时候就在创造神性。只不过人类被太多东西所分心。教育。道德。良心。举止。。。在脑子里面如此多的分心。把正在创造的这个美好过程都错过了。众生就是这样一次一次的在错过自己的神性!
在我眼里,宇宙就是母体,楚天的金刚大爱与母体的结合就是Mandala曼陀羅。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Mandala的种子,只是我们不开花而已。每次我的做爱对我来时都是一个神圣的法式:是悟道密集金刚(大道的爱-能量和频率),勝乐金刚(身)和大威德金刚(大道的智-明体空性)合一体的曼陀羅。这样的神圣不见得放在圣台上人类道德伦理上就是神圣,放在色情网站上就变得不神圣了。我就是一个争议的话题。可能通过争议和人类对我们的研究,也在帮助他们觉醒。这个真理和法不是仅仅是人类范畴上的,它有很大程度上是宇宙认知范畴上的。整个大道始末就围绕这个真理,它为我们而存在,可惜所有人都在寻找它却又反对它,诋毁它。这是无二真理。众生正因为不接受才再寻找多少世纪,多少轮回!

 

老师:
三大金刚是你自己体悟到的吗?还是有人给你传过类似的法?

 

Wang Lin – Jasmin:
是自己体悟到的。

 

老师:
自己体悟的,有时间我给你系统介绍一下这三个系统,其实每一个金刚都是一个修行系统,分成生起次第圆满次第两部分,都是即身成佛的不二法门。本质上并无分别,只是形式有些不同。

 

Wang Lin – Jasmin:
好的老师。我一定认真学习.

 

老师:
无上密法不可思议,不需要多做揣测,自然会有上师引导。好的,一切因缘皆需坦然面对

 

Wang Lin – Jasmin:
看了您的讲义,觉得您说法是很有深度的。这几年怎么不继续弘法呢。好可惜啊.这么综合的总结。这么清晰的思路,和透彻易懂的讲解。您是难得的人才

 

老师:
这样讲课的记录有几千万字,现在我最想的是能够把密法现代化,远离宗教建立新的一个社会形式。建立一个社区接引国内的弟子和一些新的有缘人,持续的灵修生活是解脱的关键.很少人可以真正做到在世俗生活中解脱.给你法还要给你修法的地方这才是度人.给你了解脱法,你带回家里而不能专修是对法的浪费。

 

Wang Lin – Jasmin:
还有上次我说我体会到密集胜乐和大威德一体的身心领会。您好像不相信。我第2天晚上睡觉时还想这个体会。因为我想证我说的是不是有漏。我就想我老公是密集金刚(因为他就是一直让我双修的老师)。我是胜乐(因为我用身已经到达这种境界),您是大威德金刚。同时我们3个合一。而且每个人都悟道到空,大爱,性力。就是3×3合一的那个力量。突然我们睡觉的床上的窗户duang 的一声掉了下来。特别大声。而且我知道是那个合一的力量产生的。我老公下去安窗户是说这个木架子这么紧,怎么掉下来的.我和他讲了。他也说这是一个很大的力量.这个木塞子塞的很紧。没人动不可能掉下来。那晚这个赛子没人动。大晚上的凌晨3,4点窗子掉下来了

 

老师:
密集金刚和胜乐金刚大威德合一的法其实是有的,就如智(文殊)悲(观音)力(金刚手)合修的法,都是佛性显现的无二无别。

 

Wang Lin – Jasmin:
我觉得是金刚力,太强大了,三种金刚各自代表一个精神。同时现身化身法身3×3。结合的金刚力太强大了

 

老师:
没有真正的修过双修,都是很基本的观想和遇见一些普通根基的女子。你是空行母化身。 一般人很难做到 道+佛 合一

 

Wang Lin – Jasmin:
再给您拍的清楚些。这个是我们的床。十年了,我们不动这个木塞卡的自己掉不下来,那天晚上破天荒的掉了下来,就在我证我这个观点的时候。文珠菩萨和威德金刚都是代表同一精神的不同化身。就是智慧-空性。您在普陀山讲义提到您看到密集金刚为什么不是双修的两个体,而是一个体?当时就是一个暗示,其实我和我老公是双修,同时他也单独代表金刚大爱的精神。他说不清楚理论。就是说他没有这个缜密的空性和智慧。通过我证得圆满。您是有佛的智慧。比如我打个不恰当饿比喻。佛法是证空得智慧的方法。同时也像个蜘蛛网。众生大多数像”愚虫”一样因为种种执著而被粘黏在网上至死。而一些像您一样的上师们并不是凡人身,这网本身就是你们所织,固然是圆通智慧,圆通的空性。在网上行走往来游刃有余。可是蜘蛛离不开蜘蛛网,再神通广大也总归被网所束缚。只有少数有智慧者会离开网,如果不是这样,请问如果蜘蛛彻底打破这个网离开法界,还剩下什么?

 

老师:
你的比喻有意思,被佛智所束缚是可能的

 

Wang Lin – Jasmin:
离开网的蜘蛛才称得上是真正的空!如果剩下还能有大爱存在才能归属于大道层面上的无上大爱!一切法空即是菩提。

 

老师:
你和老公的修行关系很有特点,通过你证得空行通过他体悟大爱

 

Wang Lin – Jasmin:
你和老公的修行关系很有特点,我和您修行关系也很有特点。通过我您可以认识到这个网是什么网,然后就是您是一个什么类型的”蜘蛛“,您指的明体是大道的明体。那您就是大道的智慧,我老公就是大道的爱。你们各自阴阳一半,各占一半大道的精神。

 

老师:
你们的修行朋友里面有类似修行经验的多吗?

 

Wang Lin – Jasmin:
都在学我们也拼命的帮助开悟。可惜都是小乘的。想脱离轮回或涅槃的比较多。

 

老师:
我发现有根器的女性修行者越来越少

 

Wang Lin – Jasmin:
1年实践。之后就是经验和系统的教学体系。我们传授的是不是知识而是智慧

 

老师:
而且你太高深了,很少人学的到这个层次。

 

Wang Lin – Jasmin:
所以填鸭式的教学是不行的。我们不是要给众生我们所知道的,因为大道真理太广阔,而是给他们他们能接受的,对他们修行有用的信息。慢慢来。常年的。注意循序渐进和顿悟两种方式。

 

老师:
这个是我们基金比较希望的一个形式,以初级的修行课程作为主打,结合治疗和一些理论课程。在此基础上,逐步建立密宗的真实修行社区。

 

Wang Lin – Jasmin:
建成这种模式是在我们想象当中的。这种社区是与时俱进的产物,我们在此基础上就是比他们修行深度还要更深入些。执行力绝对是有的,现在就是缺资金投入,国内他们想要建立应该很久了吧,却一直没有行动,也只是一场虚幻。他们到底只是幻想一下还是真的严肃计划将来流入德国定期和长期修行?现在问题究竟是在什么地方?
是对咱们这边的信任问题还是另有别的计划呢.把希望和决定权都放在国内,也有一定的弊端。就是老受“众生“牵制和左右。本来像度“众生“,结果被众生“度“,被众生摆布。我们之间首先要有一个很大的信任,因为我们和您不存在私念,我们是服务于真理和传播真理的,以此来供养我们得到的真理。我修行没有像您遇到那么多大师给开悟,我遇到的就是我老公给我指路人,让我去做我就完全臣服的去实践。现在又有幸认识您让我学习理论知识。我的禅师是Stralsund 的大海和墓地里的百年的老树,在那里好几次打坐时悟道和连接到的宇宙意识。但给我好几次灌顶的是大道本身,让我看到了和进入到了或体验到了真实的宇宙意识。所以我希望将我修行经验和得到的东西传播和分享出去。

1.因为目前还并没有成熟的方案。因为我不知道国内修行的佛教徒是什么性质的人群以及他们具体的需求。

2.关于建立的中心。如果我们最后选择做在一起。接待工作人数就是目前我和您那边的现有的工作人员。教学团队人数也要分面向德国的和面向中国的。我们可以把这个统计在一起。

3.藏,中医可以在中心建立起来。我想也是我们中心特色之一。是非常有意义的。

4.关于双修。理论就是奥修和谭崔的东西。关键是实践。这个深浅确实是由学习人本身接受能力决定的。优势是我作为中国人,在引导过程中比较容易接受。

5.在国内做一个学习班可以不妨尝试一下。可以先去了解一下他们的需求和想法。
虽然我不是密宗佛教徒,佛教对我来说从宗教角度只是一种方法,也是唯一的世间法。从非宗教角度它是生命科学和真理。但我皈依于大道,不会背离真我,如果让我完全弘密宗那确实有些牵强。正所谓大道至简,如何弘法确实要与时俱进。我觉得现在确实是因缘具足,我们相互融合补充才能实现我们的目标。

正如您所讲您回想二十年前率弟子欲以佛教倡科学的经验,其实原因也在于众生智慧有限,因为在世间弘法很不容易。所以我和我老公也想了很多,为了配合你们顺利弘法,刚开始不讲清楚,不讲明白,会带来很大的困扰和障碍。我们传播的是大道的无私大爱,宇宙知识和真相,把宇宙知识普及化,让迷惑众生觉醒,开悟,对专修者提供实修上必要的和无条件的帮助。

 

老师:
遵循自己心灵还是遵循之前修行者留下的经验?
Wang Lin – Jasmin:
对没有开悟得道的人,对第七识还存在的修行人,所有心灵体验都可能和真理有相当大的偏差,其见为我见和我执。
遵循之前修行者经验,着重要强调的是成道修行者经验。无论是通过什么方法成道的修行经验,都不能忽视,既然能促成成道,必有它精妙之处。成道者站在山顶鸟瞰时,可以纵观全局,风景是一样的。所以佛说一切法皆为佛法,有为法皆为佛法,都应吸取采纳。同时所有成道者传承的都是大道和宇宙不二真理,不是独数一枝,独立门户,凡“独立门户者“决不是成道之人。而我们作为成道者唯一的优势是,能够根据修行人的根基,悟性,人生经验不同,给予修行方法上的指点,使其顿悟或渐悟,不再在无明中浪费修行的宝贵时间。
末法时代我认为是入中的时代,佛种结“果“,的时代,阿赖耶识结合的时代。所有宗教和门派都要放下为真理服务,将宗教当中的宝贵方法释放出来,着重于融合和入中。这也是我弘法的大方向。
同时不同成道者又产生于不同时代,不同的说法方式方法而各有异同。那我的不同之处是以一个女成道者的角度来弘法。这个在历史上是比较少见的。我希望能把“空性+无上大爱+性力“这个“无上金刚不摧“之法门更广泛的传播出去,只有了解这三点缺一不可才叫“正见“。这是我弘法的主旨。
中观:现在遇到很多修行缺陷和误区

1.西方缺乏理论。我和他们讲“空“,很多都是第一次听说,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

2.我们缺乏实践,大多是干慧,无实证。

3.有的修空,脑里空空,深深的沉浸在无明的空相中。

4.有的多年修心, 如果说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那为什么要修心?修的是什么心?

5.密宗“性“是在“修大爱“和“了身“。有几个真的了的了身?了的了自己的肉身和化身?
这些都是问题。

 

img-20160830-wa0119

 

Falls dir dieser Artikel gefallen hat, teile ihn, damit er möglichst vielen Menschen hilfreich sein kann!

.